蜗牛

成长就是受伤的心长出翅膀,在抵抗坠落的挣扎中变得坚强

逸緣任:

總是被要求,
妳是女孩,
妳要負起女孩該負的責任。
或是某種身份時。

而正當我真正負起這個責任,
是因為性別化或被標籤化,
那個靈魂便不屬於我。

而是他人強壓下、自我壓抑上的生存本能。

___

太多事很難都是從了自己本意。

小時候一開始寫散文小說詩詞,
原本是為了開心,為了故事,
到後來是為了評論,為了虛榮心,
寫到人性最不堪的一面時,
那刻才意識自己失去些什麼。
然後全部刪除光了,帳號刪了,
紀錄通通沒了,雖然有點可惜,
但是不後悔吧,畢竟是自己想做的事。

長大了一點點,
學會面不改色的說謊,
學會察言觀色,學會安靜沉默,
學會看風向吹,學會自身先保,
學會冷面不吭,學會如何微笑,
學會退讓恭維,學會斂眸不看,
學會自我安慰,學會自我約束,
學會忍耐脾氣,學會穿保護色,
學會降低標準,學會無情無義。
學會了學會,虛假情意的學會。
更多無數個學會,又有多少人學會。

盡可能褪下身上的任何可能,
然後扳回最想要的自己吧。
雖然跟不同背景的朋友相處很好,
但是總帶著遺憾去跟他們談笑,
畢竟有些人會刻板印象去看待你這人,
雖然我自己也會有,但希望去避免掉,
以免他人也不愉快不真實。
有時候也會很無助,不知道如何去表明,
也怕別人會尷尬,只好繼續隱瞞下去,
撐著笑容繼續開玩笑起鬨,
殊不知背後的我是難過的想哭。

我一直畏懼著出社會後他人的眼光,
甚至是攻擊,難以保護的危險,
所以才形成畏畏縮縮的我吧,
一直無法開懷爽朗
死玻璃心不知早就碎了幾百次還在碎。
加上家裡討厭好像不正常叛逆的我,
強迫走向所謂最正確的道路,
都不被受重視或不配吧,
何時可以找回自尊和自信,
找回自己的思想或海闊天空。

反正無所謂的隨波逐流,
偶爾也是一種難得的暫時和平方式,
只是會有點障礙不悅而已。

再多飄個幾年,
虛度光陰也是活著的另一種印記,
諷刺的很光榮。

覺得自己都要精神分裂了呢www

评论

热度(3)

  1. 蜗牛逸緣任 转载了此音乐